写不粗论文

周黄 角色扮演

短梗一发完预祝大家中秋快乐呀~(哎,这句话好耳熟)

不要在意某些细节,反正不合理的都是我胡诌的~~~~~

 

荣耀大学话剧社很强,基本上汇聚了整个大学所有的风云人物。演员里有平日虽然总是嘲讽脸但是可以轻松驾驭所有角色的天才叶修,尤其擅长魔幻题材的王杰希,美貌与实力兼具的苏沐橙和楚云秀,高手如云,不可胜数。后勤部门则是在喻文州和张新杰等人的带领下,不但可以实现盈余,还可以把控好道具的细节与质量。外交方面,有江波涛等人的斡旋,话剧社也和其他社团、学校各个部门维持着相当友好的关系。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话剧社的社长,周泽楷。虽然话剧社俊男美女如云,然而周泽楷的颜值依旧遥遥领先,然而作为社长,周泽楷对演技一道可以说是相当不精通——据说,周泽楷递交入部申请时,当时的前辈们可谓欣喜若狂,魏琛更是放话,“这颜值,完全可以当做镇社之宝!”,然而在入部的演技训练时,他的少言寡语直接影响到了台词以及一些拟声的表达,众人皆是陷入了一片沉默,唯有以话唠著称的黄少天,在死寂中还能违心的对美男子周泽楷的僵硬表演发出一声“好!”的称赞。代价是被他直系师兄魏琛斜睨一眼,暗啐一句“颜狗!”不过幸亏周泽楷的发小江波涛在旁边,赶紧圆场,表示小周的写作技能出众,获奖无数云云,此番是想以编剧身份入社,顺带递上一沓文稿和奖状为证,才真正摆脱尴尬。不过,周泽楷确实文采斐然,入社后,经他手的本子无一不成为经典,广受好评,因而他也能年纪轻轻,在高年级卸任(并且留下来的这批高年级并不愿意劳心累神)的情况下,荣登社长之位。

 

但可惜的是,黄少天,这位以剑术闻名的话剧社新星,自从周泽楷当上社长后,他得到的角色的戏份都少了许多,虽然人物性格丰满而深刻,可以充分展现他的个人魅力,然而无一例外,台词都少得可怜。为此,他不止一次私下找好友喻文州抱怨,然而每次他跟喻文州抱怨后,台词就变得更少,偶有几次他实在忍不住找周泽楷本人理论,他龇着小虎牙,气势汹汹却见得周泽楷此人眉眼弯弯,丝毫不生气,但之后台词什么的却都能或多或少增加一些。黄少天起先将此归结为“社长独特的与社员交流的方式”,和周泽楷在一起后则表示“小周这是爱我爱的深沉”。

 

当然,话剧社明星、社长现男友黄少天现在正在面对十分艰难的挑战,这个挑战就来源于他亲爱的男朋友,荣耀第一脸周泽楷。

 

两人在一起后便搬出去合租了个小公寓,此刻黄少天正举着他给周泽楷买的企鹅抱枕,作势要砸周泽楷,但看着那湿漉漉的眼神还有那委屈巴巴的呆毛,愣是下不去手。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

 

黄少天最终还是放弃砸帅哥的计划,转而揪了几下企鹅抱枕泄愤,说道:“楷楷,你这给我制定的基础表演训练也太奇怪了好吧?且不说你天哥如今基本不需要怎么练习,你就看看你都写了什么!!‘星期一扮演中暑的竹鼠’,‘星期二扮演伤痕累累的竹鼠’,‘星期三扮演吃太多的竹鼠’……最可气的是这个,‘星期六扮演拥有小电臀的白竹鼠’?!华农兄弟是很火,但是竹鼠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跟竹鼠过不去,为什么又跟你帅气的天哥过不起啊?”

 

“竹鼠,可爱”周泽楷注视着自己的男朋友,看着他半是羞愤,半是恼火而涨红的脸庞和金色的软软的发,忍不住抱着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天天,也可爱。”当然,他内心还默默补充了一句:“竹鼠好吃,天天也好吃”

 

只见黄少天的脸又红了几分,他瞬间屈服于名为周泽楷的美色恶势力,毫无底线地同意了这份毫不合理的训练计划表:“真是的,区区竹鼠扮演还难不倒你天哥,哼,演就演嘛……先说好,这可不是因为你,而是我身为话剧社台柱子之一的职业道德修养太好了啊!”

 

周泽楷点点头,呆毛疯狂地晃动,他说:“今天星期六。”

 

黄少天已经在地上匍匐好。

 

周泽楷又点开了一个视频,又飞速从沙发下掏出一套衣服,补充道:“今天的白竹鼠,女装。”

 

黄少天生无可恋。但眼见自己要是拒绝美人就会泫然欲泣黯然神伤,最后还是默默关门,换上女装,进行竹鼠扮演,当然这个扮演练习持续时间不到一分钟就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迫终止。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话剧社社长周泽楷发来的报道,竹鼠,真的特别美味。


致敬今日的华农兄弟给小白拍的女装视频!!


[周黄] 今天黄大人上朝了吗?

短梗,没啥剧情,一发完,emmm...提前祝小伙伴们中秋快乐!


周黄今天黄大人上朝了吗?

 

刘小别,高英杰是两位出身荣耀王朝微草州的官场新秀,也是荣耀王朝王杰希的门生。在他们正式参与庙堂之事前,照例是要听一番王杰希的教诲。

 

王杰希这位来自微草州的国师,望着两个青葱的后辈,语重心长地说,“日后上朝,若是言官黄大人不在,就代表楷帝心情不错;若是黄大人在”,王杰希不对称的眼睛一眯,漏出了高深莫测的神情,轻笑一声,便不再说话,徒留高英杰、刘小别两人露出迷茫的神情。

 

不过俩人也没有继续追问,毕竟在微草州人眼中,国师王杰希永远是他们的灯塔,胜似他们亲爹(?),赛过活神仙(??),总之,听王大人的总归是没有错的。

 

后来上朝的时候,高英杰和刘小别才算明白了王大人的一番深意。在他们第一次上朝的日子里,他们就见识到言官黄大人的可怕之处。

 

黄少天黄大人相貌倒是极好的,面容白皙,双目炯炯有神,金棕色的发丝状似软软的,但又高又沉的官帽却根本压不住这些倔强又俏皮的发丝,本来端庄的一套朝服倒是让他穿出一种稚气未脱的鲜嫩感,尤其是他那一颗小虎牙,俏皮极了。然而黄大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天真稚嫩。在整个朝会一个时辰里,黄大人一个人就足足说满了至少半个时辰。

 

早朝甫一开始,黄大人就高呼有本要奏,楷帝眉眼弯弯,点头应允,黄大人便滔滔不绝讲了起来:“启禀陛下,臣昨日想吃龙井虾仁水晶虾饺笋干老鸭煲,结果家里的厨子做完后微臣觉得食材并不是特别新鲜,于是臣就找来厨子问话,厨子表示最近海虾不但涨价而且数量有限质量也略微逊色于以往,而嘉世州笋干的行情亦是如此。于是臣想了想,大概最近沿海地区风浪较大,渔船的出海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最近又是台风频发的季节,是否应该对沿海地区的洪涝防范的相关建筑与制度重新做一番审查防止万无一失?至于嘉世州近年几乎风调雨顺,如无意外笋干的供应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否因为之前嘉世州叶大人的失踪而导致嘉世州情况不稳,在寻找叶大人的同时是否应该对嘉世州的现任官员做出重新评估,毕竟物价可以间接反映一个地区的一些情况。另外老叶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好久没有找他切磋剑法,臣觉得自己的剑法都生疏了许多……”

 

楷帝脸色一僵,轻咳了两声,打断了黄少天抒发对叶修的怀念之情。楷帝看向江波涛江大人,说道:“江大人,沿海、嘉世州,彻查。”

 

江大人会意,说道:“臣领命。臣以为沿海地区不如传令给郑轩郑大人,由他主导审查。至于叶大人和嘉世州那边,不如请吴雪峰吴大人负责,他为人刚正,又熟悉嘉世州的情况,实乃不二人选。”

 

他从南方防涝说到都市的物价,顺带又抨击了相关官员居然在御花园里种秋葵,当然,能从他长达半个多时辰的废话中提炼出要点的,不是普通人,而是荣耀王朝现任帝王周泽楷。

 

楷帝虽然一向少言寡语,但在大政上从来果决,在黄大人连篇的发言中迅速抓住重点并且在喻文州喻大人和江波涛江大人的配合下,引导群臣讨论并且迅速得出相应的方案。

 

高英杰和刘小别起初还是觉得十分新奇,但没过几天,高刘二人便觉得上朝是一种折磨,尤其是刘小别,他年轻气盛,遇到什么事也想说上两句,积极参与一下,可是黄大人实在是太能说了,一连几天,刘小别才找到几个机会插上两句,但完全没有引起重视——不管他说什么,楷帝对他的话都没什么反应。

 

好不容易等到第一个休沐,刘小别特意拜访王杰希,去请教如何才能做出一番成绩。王杰希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好好准备休沐后的朝会。”

 

刘小别不解,但是作为微草长大的乖宝宝,他还是照做。

 

休沐后的第一天,刘小别震惊地发现,黄大人居然没上朝,而楷帝的脸上居然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满足的表情——当然,刘小别本来觉得那可能是自己的幻觉,毕竟自己隔得太远,看得也不甚清晰,然而刘小别转念一想,黄大人那样聒噪的人缺席朝会,大家都清净了,大家感到开心与满足也不是不可能,因而他还是笃信楷帝是因为黄大人不在而如释重负。

 

所以,这次朝会上,众位官员纷纷进言献策,楷皇也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只可惜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并不是所有的上书都会得到楷皇的肯定——实际上,相当一部分大臣的进言,都被楷皇以及其股肱之臣给三言两语打太极给轻飘飘地堵回去,让有些浑水摸鱼的分子也是闷声吃亏。

 

后来黄大人休沐后从休息一天,逐渐变成要请两到三日的假,直到有一次,黄大人请了四天的假。高刘二人忍不住问王大人:“黄大人看上去身体不错,为何休沐后总是病丝缠身?”

 

王大人啜了一口茶,却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反而说了一句:“荣耀王朝马上就有大喜事了,楷帝要立后了吧。”

 

结果,王大人料事如神,没几天,楷帝突然宣布立后,迎娶黄大人,朝堂之上几乎没有什么反对声音。事实上,大部分人不是厌倦了被匡塞狗粮,就是受不了黄大人如此这般“高谈阔论”。

 

当然,王大人是最开心的了,终于不用担心微草州孩子的健康成长了。